且谈本次笛子与文野作画“巧合”一事

其实说实在最开始看到那幅画我并没有想到文豪野犬,但是后来在乐乎上看到别人说相似之后又认真看了一遍,发现与文豪确实有地方相似,有些地方与笛子平时的画法不一样。我非常喜欢文豪,对笛子的漫画也是喜爱的,我不太清楚我现在应该怎么做,也写不清楚自己想表达的意思,总之随手转一下
@草莓苑璃——不定期掉落w
嘿;-)你怎么看待一个画手画出来的画与她平时不太一样但是和她最近看的动漫相似的?

GLOWslady:

随手转发。


可能我对事实的理解掺入了个人的感情。但是作为一个文豪的粉丝,我真的不喜欢自己喜欢的东西被糟蹋,被抄袭。


抄袭无耻。作为文手,我只想说,不能被抄了才知道其中的痛。这个社会真的需要公平。更需要我们支持公平。


我们的确不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但是我们可以把他挂在城墙上,让人们看到他在流口水。


我们从来不是在胡乱的宣泄自己的感情,我们只是在据理力争。希望世界还给每一个被抄袭的人,被抄袭的作品公道。我一个人的力量也许微不足道,我也不知道对抄袭我除了声讨和谴责还能做什么。我的力量真的很有限、很渺小。


【我可能什么也做不到,但是让我什么也不做,我做不到】


曾经带给我们美好的东西,我希望我们都能站出来,保护它。


语言要是不合适,提前道歉。我这个人真的不会撕逼,希望来喷的人不要找我,这都是个人意见,没有想伤害任何人,也不需要认同。要是觉得我伤害了你,那么,我道歉。


文豪野犬真的是一部很好很温柔的作品,对于我来说很美好。也希望更多人也对它温柔,不要再伤害它了。谢谢。


返祖生物:



吃瓜传送门。


本文由两部分构成,第一部分是举证与反驳,第二部分是分析与论证。已通过微博私信和转发递交给笛子。


向每一位用心举证、据理力争的小伙伴表示敬意。




PART I 举证与反驳。


关于画面的相似程度,实锤的长条在原微博下方,lof上也有对比图,感谢制作它的太太。


在下补充几个长条中没有的无关细节。


1.关于领子。评论里有人指出白大褂的领子确实应该翻在外面,但由一位笛子粉举证,笛子很少将医生的衣领画在白大褂外面。例如笛子3月3日微博最后一张图1月22号微博


2.关于粉丝数。在下只能看到最近100名笛子的粉丝,且只做了两次统计,当然没什么说服力度。在此只列数据,不用于证明任何观点。3月9日8:30最近一百名粉丝中可一眼确定的僵尸粉占6%,3月10日12:10最近一百名粉丝中可一眼确定的僵尸粉占27%。只列数据。


3.关于商用。本图截自腾讯动漫app《小绿与小蓝》第一百九十四话第117张图。【特此感谢评论区 @深蓝 】(为防止删图特别说明,截图时间是3月10日17:20)





4.关于微博频率。有笛子粉指出笛子很少发微博频率如此之高随即遭到反驳。在下采样了近一个月(2月9日~3月9日)笛子发微博的频率,制成如下图表。



其中关于日常生活的微博(即与作画/绿蓝无关的微博)所占百分比如下图:



两相综合有奇效。


5.关于时间轴。


我们来梳理一下。


2月3日19:49,笛子发微博表示看完了文野。“出场人物超多,但每个人都很平面。”


2月3日22:27,笛子在原微博回应评论:“两季都看完了。”


3月8日10:26,笛子在微博发布了争议图片。


3月8日11:20,最早有评论开始指出该图与黑时相似。


3月8日14时左右,相似一事在评论中开始引起注意。


3月8日14:34,笛子发表微博讨论绿蓝中的人物发型。


3月8日15:56,最早出现对比图,原po惨遭举报。


3月8日16:57,笛子发表绿蓝相关微博。


3月8日19:00左右,微博搜索栏开始出现“笛子 抄袭”等相关搜索。


3月9日11:41,转发中有人提出笛子的黑历史,陈年往事开始登上舞台。


3月9日13:43,笛子发表微博表示自己在玩undertale。


截至昨晚已有不少评论表示私信未读。


从lo主自己的情况来看,3月9日0:08发送私信,0:31笛子更新undertale相关微博,同时lo主在其微博下评论,0:32再次发送私信。截至写文时(3月10日13:03)未显示已读。


6.关于人设。织田作已经扒过了,不表。我们来说安吾。


从今年翻到了16年3月,在这一年的时间内关于最右那位的大图在下只找到了这一张。



当然并不是说不能画西装。只是恰好在这张图中,也巧得过分了。


7.相关反驳。【此处仅仅是评论区的汇总以防重复从而减少人力,感谢每一位据理力争的小伙伴。】


Q1:这些元素都很常见呀?血月常见领子常见,那个灯他是必须要安装成那样的呀?


A1:那么烦请找出第二张,谢谢。


Q2:背景由红到蓝有什么独特的吗?


A2:文野的故事背景发生在港口,蓝色雾气是海雾。烦请问下绿蓝的地点是哪?


Q3:你们这是碰瓷。


A3:我觉得你去郭敬明的微博下说Fate是碰瓷,可能会得到更多响应。借用我们重力操使的语气:“哈?碰瓷?我们有这个必要吗?”


Q4:笛子看过,受了感染,画得巧合了点,有问题吗?


A4:第一,如果一个动漫你看过还不喜欢结果时隔一个月后居然画出了极为相似的作品,那我不得不夸奖骨头社有多么成功了。且若说是巧合,你是想说笛子画画从来不提前考虑应该用什么元素合适直接想到什么就画什么,还是说她想到了这些元素画完也完全不觉得像?六合彩今天如何,我去买一发。


Q5:你不让三个人并排站,难道要叠着站?


A5:且不说这仨人的相似度,拜托,并排站站成这种构图,不别扭吗。


Q6:你们明知道太太从不看评论,诚心来搞事的吧。


A6:不看评论、不看转发、不看私信,你们太太真沉得住气。佩服。


Q7:说画就说画,提黑历史做什么?


A7:见后面。


Q8:你们这样逼笛子是想怎样,就不能放过她么?黑子真多。


A8: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出处见黑历史)


Q9:她哪怕出来解释,你们也不会信啊,科科。


A9:那你让她出来解释吧。


Q10:又不是商业用图,你们到底想怎样?


A10:说一句就那么难吗?宁愿看事态发酵?


Q11:笛子3月1号发了10条微博,微博数量不能说明问题。


A11:3月1日的10条全部和绿蓝相关,这两天(3月8日9日)连发9条6条日常,频率之高近一个月内是没有的。


Q12:我喜欢太太的才华,她的人品与我无关。


A12:郭敬明文笔也不错。


Q13:我家太太看的动漫不多,她没看过文野。


A13:感谢你告诉我们你家太太看动漫不多。


Q14:领子你还让怎么画?大家都别画这样的领子全归你们文野好了。


A14:请找出之前医生领子外翻侧身的图。


Q15:你们不就是会人身攻击吗?


A15:首先向您道歉。其次不好意思,目前所有可确定的文野粉中没有进行人身攻击的。如果你看到有人身攻击的评论不妨戳头像看看,到底是文野粉还是跟风黑。






PART II 分析与论证——为什么我要写这个,以及为什么我始终认为笛子这次非常失策。


3月8日之前,我从未听说过她。


这次事件的严重性其实并不高,但笛子的反应可以说实在是让人怀疑她究竟想干什么。


如果她在8号上午发表说明,那便风平浪静。


如果她在8号下午发表说明,那连相关搜索都不会出现。


如果她在9号上午发表说明,那根本不会有人想到她的黑历史。


可是她都没有。


原本试图息事宁人不管不问的态度,到如今的效果是在搜索栏输入笛子就可看到抄袭二字、黑历史的帖再度被翻出。


太太,您太失策了。


人是会遗忘的,热度也会过去的,撑过这段时间大家都不会再记得这件事——可是微博搜索不会忘。


评论中有人说太太回复也没有用,因为文野粉根本不会听。这话有道理,因为在文野粉看来这就是实锤。无论抄袭/借鉴/巧合,在文野粉心中都是她先踩后画。


文野不欠您这一句。


可是太太,您出来说一句,就真的只是给文野粉一个交代吗?


您未免想错了。


我在3月8日的练字微博下追问,得到了63个赞同,其中可以确定是文野粉的只有13人。剩下50人,全都是您的粉丝。


在今天零点的undertale微博下追问,截至13:49有46人点赞,其中可以确定是文野粉的只有4人。同样是这条微博下追问您的5条评论都来自您的粉丝。


我大可以粗略估算,希望得到答复的人中属于您的粉丝的高达85.4%。


而这些人是什么?


是看到谣传并不立刻相信,是看到对比图仍在相信着您,是只要您发话便会宽恕的人。


是最冷静、最理智、最忠实的您的一群粉丝。


而您放弃了他们。


到此我不禁怀疑,笛子太太作为大手必定聪慧过人,这种做法究竟有何种意图?


思考许久我只能说,莫非是为了看看自己有多少脑残粉?失掉并不坚定的粉丝也毫不顾忌?


那太糟糕了。


您用您看似平和的解决方法,得到了一群粉丝的离开,得到了黑历史被扒出,得到了一个抹不下去的抄袭二字。


一箭三雕啊。




昨晚我在知乎上看到一个问题,是如何评价您。


其中有一个回答写的是您和小雷的那段黑历史。


“她很坦诚地说,我喜欢戏剧感,我觉得这很真实。”


“她不仅是笛子,也是每一个你和我。”


是的,每一个人都有戏剧感,都希望自己的经历跌宕起伏犹如电影,每一个人也都希望自己就是主角,是世界的中心。


我也这么想。这没什么。


但是,我做不出为了得到自己的戏剧感而欺骗别人的事情。


每个人当然有权利追求自己想得到的一切,无论是别人的关注也好,非同寻常的生活也好。


但我认为,不能为了得到我想要的生活,而去欺骗别人、伤害别人。


我每天活得心惊胆战,从来都在害怕自己的一言一行会不会伤害到别人。


哪怕在这次的论战中,我也同样在担心会不会让别人受伤。


我担心言语过激伤害到您的粉丝,担心举证不够为文野抹黑。在评论中劝告言行不当的路人,安抚双担的姑娘不要慌张,站在您的粉丝的角度希望您能回复,在提到黑历史的时候非常小心怕伤害到小雷。


这是我们所做的。


以伤害别人为乐、得到某种戏剧化效果,这种事情,至少我做不来。


这从来都不是每一个你和我,这只是笛子。


当然您道歉了,我没有查到相关资料,权且当作您从授权和感情两个角度都道歉了吧。


可在这个问题上,道歉真的有用吗?


我不是受害者。我不知道。


我也不想知道,因为我不想让受害者再被拉入这个漩涡当中。


黑历史的链接我没有给,虽然大家一搜就可以搜到,但我尽力增加中间环节。


我只是在尽力保护受害者而已。


有人说过去了就不要管了,太太都不想说话,大家就不要闹了。


那么想必您还记得小雷那条长图的最后一句话吧。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8号我发的微博里写,我们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但我们可以把她挂在十字架上让她继续睡。


这句话是我为了照顾您的粉丝感情而修改的。


原话是,我们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但我们可以把她悬在城楼,让所有人都看见,你看,她在流口水。


现在看来,您的回复,已经不那么必要了。


祝您以后工作顺利,单行本大卖。


谢谢您,再见。


一座城池:

too young to naive.

改了一点,心疼记者。

依然有错字,不要介意ヽ(✿゚▽゚)ノ

连续一周熬夜赶作业撑不住了去睡。